高尔基

 新葡亰宗教     |      2020-04-21 12:31

陈敬黎长篇小说新著《汀泗桥》延续了他之前小说创作的一个风格特点——长而又长。尽管写的只是一个小镇横跨不到半个世纪的历史,但以400多个人物(其中100余个是原型人物)、141万字的篇幅来演绎,这在小说创作中虽然不是独一无二,却也并不多见。但读了《汀泗桥》后,我还是认同了作品自身的逻辑:长有长的道理。这部长篇尽管可以一座桥名或一个镇名总而括之,但它的内涵极为深广,这种内涵的深度和广度是通过对汀泗桥的地域性、历史性、革命性和人性四个方面的阐发和挖掘而呈现的。评价一部长篇小说的艺术价值,角度是多方面的,有的作品是因为提供了深刻的思想,有的作品是实现了形式的创新,但也有的作品是以一种对日常生活的细密描写,呈现生活本身的质感和魅力,呈现人性的多个维度,使读者获得一种体验式的愉悦或沉思,《汀泗桥》即属于这类作品。而这类小说往往需要较大的体量。

高尔基是杰出的无产阶级作家,苏联文学的奠基人。他以卓越的艺术创作,把世界无产阶级文学推向了新的高峰。 高尔基生于尼日尼·诺夫戈罗德城一个细木工家中,因父母早亡而幼年失估,童年生活十分不幸。先后当过流浪儿、学徒、工人、杂役等。青少年时代的高尔基生活在社会最底层,饱尝了生活的苦难。他只读过两年小学,靠勤奋自学成了伟大的作家。1888年和1891年,高尔基为了广泛地了解社会和寻求真理,曾两次到俄罗斯南部漫游,这使他加深了对人民痛苦生活的了解,同时也积累了许多宝贵的创作素材。1892年,他用马克西姆·高尔基这个笔名在《高加索报》上发表了处女作《马卡尔·楚德拉》,从此,开始了他的文学生涯。 高尔基的文学创作道路可以分为四个时期: 早期。高尔基开始其创作活动的时候,沙皇反动统治已经到了末日,列宁领导的无产阶级革命运动正在蓬勃发展,革命形势的高涨激发了作家的创作激情。高尔基的早期作品,具有两种色彩和风格,一种是浪漫主义的,一种是现实主义的。属于浪漫主义的作品主要歌颂英雄的献身精神,反映劳动人民反抗沙皇统治、渴望自由解放的革命激情。如取材于民间传说的《伊则吉尔老婆子》等。伊则吉尔老婆子》写英雄丹柯为给人们在黑暗的森林中照亮前进的道路,毅然掏出了自己胸膛里燃烧着的心。《鹰之歌》中,雄鹰尽管身负重伤快要死去,却仍然向往天空中自由翱翔的生活。高尔基笔下丹柯和鹰的形象,是19世纪末俄国革命者反抗沙皇暴政前仆后继、不屈不挠精神的集中概括。属于现实主义的作品,主要表现了作者对旧世界的无比仇恨,对现实的深刻批判。作者刻画了不少感人的流浪汉的形象,通过这些形象,揭露了俄国资本主义制度的罪恶,号召人民起来反抗。如《切尔卡什》、沦落的人们)等。 1899年,高尔基发表了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福玛·高尔杰耶夫》。作者通过商人之子福玛·高尔杰耶夫性格的形成和他同本阶级的冲突,揭示了资本主义世界崩溃的必然性。这部作品的出现,标志着高尔基的创作走上了一个新阶段。 1905年革命准备时期和革命时期。20世纪初期,高尔基同布什维克党的联系日益密切,他积极参加革命活动,把文学创作同革命斗争紧紧联系在一起。这时,他的创作从短篇小说转到中长篇小说以及诗歌剧本方面。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母亲》、散文诗《海燕》、《底层》等。 《海燕》是高尔基的着名诗篇。1901年2月高尔基在彼得堡参加了革命群众的游行活动,他根据自己的所闻、所见和亲自经历,写下了这篇反映革命斗争的战斗诗篇。为了避免沙皇政府的检查,作者采用了寓言形式和象征手法,表现出了革命人民与反动势力之间进行的激烈斗争,揭露了机会主义者和小市民的丑恶嘴脸,歌颂了无产阶级革命者的战斗精神,热情欢呼着革命高潮的到来。诗中风、云、雷、电象征着黑暗的反动势力;海鸥、海鸭、企鹅象征着害怕革命的资产阶级社会阶层;汹涌澎湃的大海象征着日益觉醒的革命群众;暴风雨象征即将到来的革命风暴;海燕则是无产阶级革命者的化身,是作者歌颂的中心形象。《海燕》是革命的檄文,战斗的颂歌,它一经发表,便不胫而走,传遍全国,成为革命的号召书。高尔基因此被捕,后来,又被流放到南俄。 《底层》是高尔基影响最大的剧作。它是高尔基在社会底层20年生活的艺术总结,同时也最能代表高尔基的戏剧风格。剧本描写了一群被抛弃到生活底层的流浪汉的悲惨遭遇,强烈控诉了黑暗的沙俄社会,向人们揭示了变革社会的不同途径和前景:游方僧鲁卡要人们把希望寄托在幻想上,其结果只能是继续听任奴役;流浪汉沙金则认为人们不仅要“喂饱肚子”,而且还应当为更崇高的生活目的奋斗,只有维持人的尊严、保障人的自由才是生活的出路和真理。在这个剧本里,高尔基把思想问题、哲学问题提到了首位,创立了新型的社会政治哲学剧。 《敌人》一剧展示了劳资两个阵营间的正面冲突,表现工人群众的觉醒。 长篇小说《母亲》是高尔基1906年在美国写成的。它标志着作家思想和艺术上的成熟,是苏联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作品,在世界文学史上开辟了无产阶级文学的新纪元。 《母亲》的素材取自1902年索尔莫沃工业区的“五一”示威游行事件和1905年革命经验。小说真实地描写了20世纪初俄国革命运动发展、人民群众觉醒的过程,塑造了高大的无产阶级英雄形象。 巴威尔·符拉索夫是世界文学史上第一个无产阶级革命家、党的领导者的光辉形象。作者紧紧结合革命斗争,真实地描写了巴威尔的成长、成熟过程。 尼洛夫娜是全书的中心人物,是俄罗斯劳动妇女的代表,是作者精心塑造的革命母亲形象。通过尼洛夫娜性格的逐渐完善,反映了广大劳动人民意识的觉醒。 《母亲》以对新的革命现实的真实描绘,以对时代本质的深刻概括,以具有高度思想性和艺术性的英雄人物以及新的创作方法,成为社会主义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作品,开创了无产阶级文学的新时代。 1905年革命以后到十月革命期间。1905年革命失败后,大批革命者被监禁、流放和处决,反动势力猖獗一时。布尔什维克党派高尔基出国进行革命宣传,并为革命筹集资金。后来他来到意大利,侨居在喀普利岛上。由于错综复杂的思想政治斗争,高尔基受波格丹诺夫等人“造神论”的影响,于1908年写出了中篇小说《仟悔》,错误地把革命与宗教结合起来。针对高尔基这一错误思想,列宁曾多次写信对他进行恳切而严厉的批评。在列宁的帮助教育下,高尔基很快认识了自己的错误,同波格丹诺夫等人划清了界线。 此后,高尔基以革命乐观主义的情绪,写出了中篇小说《夏天》。这部被称为《母亲》姊妹篇的作品,描写了1905年革命失败后,俄国的农村生活和农民的觉醒。此外,还写出了批判小市民落后、自私和保守的作品《奥古洛夫镇》和《马特维·柯热米亚金的一生》以及《意大利童话》、自传体三部曲的前两部《童年》和《在人间》;第三部《我的大学》在十月革命以后完成。《意大利童话》表现了劳动者团结友爱的精神和工人运动重新高涨的形势,富于浪漫主义色彩。自传体三部曲反映了一代劳动者成长的曲折过程,表达了人的力量能改变命运的信念。 十月革命后。十月革命初期,在尖锐复杂的阶级斗争中,高尔基在政治上又一度误入迷途。由于受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影响,不能正确判断革命的形势与任务,错误地指责无产阶级专政的“残酷性”,过高地估计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作用。为此,列宁严厉地批评了高尔基的错误,要求他“彻底改善环境,改换接触的人,改换居住的地方,改换工作”,离开彼得堡,去部队、农村和工厂观察“新生活”。1918年8月30日列宁被社会革命党党徒刺伤,这件事使高尔基受到极大震动,他亲自去克里姆林宫看望列宁,当面向列宁承认了错误。之后,他以极大的热情投入到文化事业的领导工作和文学创作之中。 1921年高尔基因病严重,出国疗养。在这期间,他写了不少作品,除完成《我的大学》外,还写了长篇小说《阿尔达莫诺夫家的事业》和《克里姆·萨姆金的一生》以及剧本《耶戈尔·布雷乔夫及其他的人们》。1928年高尔基回国。1934年主持召开了第一次苏联作家代表大会,并当选为作家协会主席。此间,高尔基发表了大量文艺理论着作和批评文章,就文学与社会生活的关系、文学的本质与任务,文学是“人”学、文学的形象、典型、创作方法、艺术技巧以及继承和革新等问题发表了看法。他还积极从事文化建设的组织工作,为无产阶级文学和文化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克里姆·萨姆金的一生》是高尔基的最后一部长篇小说,在他的全部作品中占有特殊的位置。 《克里姆·萨姆金的一生》具有双重的总结性:一是作者对自己创作的全面总结;一是对俄国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历史命运的艺术总结。小说的情节从1877年开始,直到1917年,历时40年。小说对这期间的风云变幻、历史事件囊括无遗。小说中活动着“所有阶级的代表人物”总共约有800个之多。小说的主人公是克里姆·萨姆金,他40年的生活历程构成小说的主线,小说的副题是《一个灵魂空虚的人的故事》。 主人公萨姆金是一个出身于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不自愿的革命者”,他追求的是“最独立不羁的位置,而这种位置在物质上和精神上却对他最相宜”。他在革命高涨中加入了革命阵营;而在低潮时,即表现出敌视革命的面孔。他崇拜“个人英雄”,轻视人民;对待爱情,也是为我所用,和许多女人同居,而无爱情可言;他的政治立场多变,十分善于伪装,他参加了革命,却又与宪兵、暗探等反动分子混在一起。1905年12月起义时,他逃到外省,离开革命。起义失败后,他在十字路口徘徊。当革命再次高涨起来时,他公然阻拦迎接列宁的群众,“像一个充满了卑贱拙劣物品的脏口袋一样”被历史抛弃了。萨姆金是一个资产阶级个人主义者的典型。萨姆金的毁灭是历史的必然。 总之,《克里姆·萨姆金的一生》生动地再现了革命前40年间俄国社会生活的广阔图景和一系列重大事件,塑造了几乎无所不包的社会众生相,并且表现了各种思潮、学说、流派之间的纠葛与冲突,所以被称为那一时代“俄罗斯精神生活的编年史”。主人公萨姆金的性格特征、思维方式、文化心理和命运归宿,具有可据以认识俄罗斯、了解俄罗斯民族心态的意义。通过这一形象,作家力求在性格与环境的辩证关系中探索俄罗斯历史、文化与人的命运之间的复杂的有机联系,揭示俄罗斯民族精神文化心理的基本特征,促进民族精神文化的革命性转换。小说具有较大的思想容量、鲜明的理性色彩和波澜壮阔的史诗风范。在艺术技巧方面,作家广泛吸收了现代派的某些成功经验,如描写人物的梦境、幻境、联想、潜意识,以象征、隐喻、荒诞手法来表现人物的内心状态和意识流程,显示出20世纪现实主义的新动向。

地域性或者说地域色彩是《汀泗桥》一个鲜明的风格追求。书名是一个标志,而书中景观、风俗、器物、语言的方言化等等,也都有很强的地域标记或烙印,这种地域性成为《汀泗桥》的生动性和趣味性的一个来源。而地域性的实现与否,也能衡量出一个作家的功力。不充分的地域性是一个贴上去的标签,只会使作品显得灵魂苍白。而《汀泗桥》鲜明的地域性有机地构成了作品厚实的底蕴和坚韧的质地。

《汀泗桥》时间跨度以人民解放军解放汀泗桥为截止,小说的时间定于清末至解放战争之间,作者写的是汀泗桥的现代史。历史性是这部小说的另一个定位。书中的400多个人物都是历史人物,其中真实历史人物达100多个,还涉及国共高层人物。这对作家写作来说意味着更多和更大的挑战。写作历史或许给作家带来挑战生活与知识艰难的乐趣,但这不是作家最高的追求。《汀泗桥》定位为历史小说,或许是作者认为汀泗桥这一段历史隐含了汀泗桥当代发展的密码。作者为写这部小说,潜心采访当地老百姓60多人,其中十几位是80岁以上老人。他能将当年汀泗桥百余家商号所在位置手绘成一张图纸,为写这部小说积累的读书笔记多达20万字。历史性的追求和扎实的写作使这部小说获得了极大的纵深和厚重的分量。

上一篇:新时期蒙古族母语文学的高度和自我超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