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届海峡两岸客家文学论坛在华南理工大学举办

 新葡亰宗教     |      2020-03-13 19:34

河源职业技术学院客家研究院院长、中山大学新华学院讲师吴良生结合杨宏海主席所提到的“滨海客家”(地处滨海地区,包括在深圳,台湾,惠州,东莞等沿海的客家人聚集地区,都属于滨海客家),提出在深圳整合资源和市场,发展客家文化产业的构想。他认为,现在客家文学也好,客家文化产业也好,走出去需要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深圳有实力整合整个客家地区的所有文化资源,包括人才资源,来完成文学作品的创作和传播;另外一头又可以向海外延展,把全球客家人的市场紧紧整合起来,深圳将是一个非常好的桥头堡。

客家人作为汉族的一大民系,在观念层面主要表现为伦理道德方面的儒家观念,居家与环境层面的风水观,民系记忆层面的迁徙观。

深圳市文联副主席、原特区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杨宏海提出一个观点,“抢救原生态,精品留后代;创新原生态,吸引新一代。”他认为,客家文化、客家文学,包括客家山歌,如果作为原生态、原汁原味的艺术,首要的是抢救保存;同时要创新,因为年轻人生活在新的时代,有新的生活方式与新的审美要求,客家歌曲不一定只能用客家话唱,比如用客家话和普通话双语演唱的客家山歌《山歌唱出好兆头》现在唱遍全国,青歌赛有几届都有人选这首歌,这就证明客家艺术完全能唤起更多客家人的爱国热情和提升审美能力,宣传优秀传统文化。

一.钟肇政的生活经历与文化背景

两岸客家文学的异同

[5]黄恒秋.《台湾客家文学史概论》[M].台湾:客家台湾文史工作室.1998:1.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文学院教授,原客家文化研究所所长罗可群认为,两岸客家文学的相同点在于都表现了对国家、民族命运的关怀,及反抗日本殖民统治的精神,台湾的客家作家所表现的家国情怀和大陆的客家作家表现的是一样的。在不同点上,他认为大陆的客家文学更多地反映大陆本身客家人的生活变化,而台湾籍作家思乡的作品较多。

对事物的称谓:禾埕、眠床、客人头、担竿、屋场、年头、糖仔、凳板、街路、蕃仔、笠仔、天晏了(天晚了)。谚语俗话:“讨了同年姊,鸳鸯不能比”、“戆狗想吃天鹅肉”等。

客家文化与客家文学的传承与创新

钟肇政与客家文化认同

学术界一直有客家文学应“从宽”还是“从狭”定义的争论,与会客家学者多数主张“从宽”,因为从宽定义客家文学,更符合客家文化与时俱进的特点,根据时代内容作新的探索,才有吸引力与同化力。

二.客家观念融入到文学创作中

广东外语外贸大学文学院教授,原客家文化研究所所长罗可群对科学定义客家文学提出三点意见,第一类是客家人用客家话写的文学,反映客家社会生活,如客家山歌,客家方言诗、客家童谣,用客家话唱的客地佛曲等地地道道原汁原味的客家文学,这是客家文学最核心的部分;第二类,只要反映客家社会生活风俗民情的作品,都是客家文学,第三类,尽管不是客家人,但只要作品里能反映客家人的社会生活与风土民情,也应属于客家文学的范围。

[1]钟肇政.《沉沦》.北京:中国广播电视出版社.1983.

12月14日,第四届海峡两岸客家文学论坛在华南理工大学举办。与会客家学者围绕客家文学的范畴、两岸客家文学的异同、客家文学的创新发展等论题展开探讨与交流。

来台祖通过自己的辛勤劳作,勤俭节约,有了自己的土地和一定的资产,生存问题得到妥善解决。他们保持“晴耕雨读”的传统,“学而优则仕”仍然是定居台湾的客家人念念不忘的心愿。满房的“信海老人在科场上并不得意,三十年间他一共考了十八次,次次落第……尤其是最后一次……,他已高龄六十有三……在那些年轻气锐的小伙子们考生当中特别引人注目,因此被主考官认为是雇枪,照样名落孙山还不打紧,险些儿给抓官里。”这是客家人追求功名的典型例子。

深圳市文联副主席、原特区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杨宏海认为,客家人是中华民族、汉民族的一个分支,所以两岸客家文学都要反映客家人生活和思想感情,这是共同点。台湾的客家文学,特别是早期的客家文学,比如台湾著名客家作家钟理和、钟肇政,吴浊流等的作品,还有当代的蓝博洲,在他们的作品身上比较鲜明地反映出浓厚的包括客家族群在内的中华民族的家国情怀。杨主席认为,客家文学不仅可以传承客家人的根和魂,而且可以为促进两岸客家人的文化认同,促进海峡两岸和平统一的大业作出应有的贡献。

《沉沦》还透露出客家人的风水观念。

世界华文文学研究所所长、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中文系教授古远清同样认为乡愁是两岸客家文学最突出的共同点,他说道:“两岸客家文化同根同文同种,台湾客家文学突出对客家风俗、客家民歌的留恋,表达感情上突出的是乡愁。”

“阿妹生来笑洋洋,可比深山梅兰香,

深圳市文联副主席、原特区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杨宏海主张“从宽”,“凡是反映客家人生活,体现客家人感情的文学作品,以客家的生活为主要题材的文学作品,都可以称为客家文学。”

关键词:钟肇政小说《沉沦》客家情怀文化认同

华南理工大学客家文化研究所所长谭元亨认为,两岸客家文学相同之处在于都是表现客家精神,台湾的客家小说包括钟理和的原乡情结,以及大陆的很多作品,都有中原情结,这是非常一致的,是核心的东西。台湾比较强调用客家话来写小说,写散文,写民歌,谈离家的乡愁;但在大陆的客家人,包括北京、广东、福建、上海的客家人,写的书面向的受众基本是所有中国人,写的东西不会太强调纯粹的客家语言。过去周立波在东北写《暴风骤雨》的时候用了不少东北话,但大家都能看懂;回到湖南后写《山乡巨变》,上下两部也是用了不少湖南土话,但所有人都能看懂,所以在全国十几亿人中影响很大,我们跟台湾的客家文学可能区别最大的就在这里。

作者简介:曹亚男(1984—),女,湖南泸溪人,赣南师范学院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民俗学研究生,主要研究客家民俗与民俗文化。

客家文学的范畴

客家先民主要居住在山区丘陵地带,素有“八山半水一分田,半分道路和庄田“之说,所处的地理位置和气候条件适合茶叶的种植。迁徙台湾的客家人,仍然将种茶作为家族的主要经济来源。

客家人是中原南迁的汉族和赣闽粤地区的少数民族融合而成的一个民系,中原的儒家文化与少数民族的地方文化在涵化的过程中,儒家思想在观念层面得到较好的保留和传承。这与赣闽粤区域封闭的自然环境以及当时儒家文化的主流地位有关系。在客家人的日常生活中也有很好的反映。如客家的楹联往往反映崇文重教,书香门第的观念。迁徙到台湾的客家人,在记忆中也保存着相对稳定的儒家文化观念,主要体现为对儒家伦理的尊崇、对科举入士的追捧、对教育的重视以及多子多孙的福寿观。

比如称谓语的使用,对周围所有的人物,一律按客家称谓,大部分都在名前加“阿”字,如阿仑、阿昆。男称哥,女称妹,如:桃妹、阿仑哥。称呼父母为:阿爸、阿母。对长辈以叔、伯、叔母、嫂相称,如:仁德伯、阿四嫂。对爷辈称公,如荣邦公、海信公等。也有加后缀“仔”,作为对修饰的名词的限制,相当于助词,没有实际意义。如“阿达仔”。

山歌通过月圆而人不圆的矛盾修辞手法,衬托出歌者对家,对家人的思念,对团圆的渴望。“泪涟涟,心绵绵”的唱词让我们体会到富有“硬颈”精神的客家男子柔情的一面。锺肇政对客家山歌的熟练把握和使用,是客家文化长期熏陶的结果。

陆家的家族系谱图中对家族男丁命名就能看到对道德、仁义、理、智、信的推崇。“荣邦公”从长乐迁徙到台湾的第一代,生有二子,房派如下:(表格不能显示,希望论坛文本编辑能够升级一下)

经过对作品中客家习语的整理发现,钟肇政对客家词汇在作品中的使用力求简洁易懂,没有读者读不懂的客家词汇。虽然使用汉字进行表达,但从语言的特殊性以及客语独特的构词和句式,不难找出具有客家特色的词汇。这是作者致力于将国语和客家话相互融合的结果。

[2]汪景寿.《台湾小说作家论》.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1988:321.

客家山歌是客家文化最具代表性的标志。客家人的情感和生活态度都已经渗透在山歌中,山歌内容和形式丰富多彩,多采用赋比兴的手法。出征在外的战士思念家乡的爱人,更是通过唱山歌来抒发感情:

求得仙丹有灵应,明年倒转来割香。”

——以《沉沦》为重点的考察

希望文字编辑能够升级一下。论文贴进来感觉没有WPS编辑器那么美观。

语言既是一种文化现象,更是一种特殊地域民系文化的载体,是一个民系区别于别的民系的重要标志,更是民系内部认同的载体。客家话的使用对《沉沦》创造特定的语境,烘托作品的氛围,塑造人物形象,反映客家特殊的风俗人情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也反映了锺肇政与客家文化深层的联系。

“长山”,是陆家祖先曾经在大陆的居住地。茶叶的销售是陆家人的经济基础,而销售的主要对象就是“长山人”,茶叶制成后“呈黑褐色,一叶叶的卷曲着,芬芳喷人,可以卖给来收茶的长山人”。家乡是茶叶销售的主要市场。听到隔台的消息,他们首先担心的是“长山人”会不会继续来买茶。客家人在定居台湾数代后,其生存的状态仍然与原乡有不可分割的联系。家乡局势和环境的变迁时时影响着迁徙异地的游子。身居宝岛,台湾客家同胞时时不忘故地,他们不仅将原乡的语言、文化、生产经验、族群记忆带到迁徙地,在遇到危机迫不得已时,回到故乡依然是他们坚定的选择,就如远离家乡的游子,家乡永远是心中最温暖的记忆和归宿。然而,已经在台湾土地上耕耘了五代的客家人,在宝岛建立了自己美丽的家园,坚忍不拔,顽强勇敢的品格使他们不甘心将国土拱手相让给异族。

客家人崇信风水,每逢婚丧嫁娶,竖造选址,都要请风水先生勘地利择吉时。风水术的盛行与客家人传统生活环境和长期颠沛流离的迁徙状态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它承载着客家人的集体意识和群体记忆,寄托了客家人的美好期望,作为一种文化积淀深深影响着客家人的心灵。风水也成为他们解释家族兴旺抑或家族衰落的重要原因。

《沉沦》透露客家人的迁徙记忆。

[3]转引自.《现代汉语词汇系统论》徐国庆编.北京大学出版社.1994:9.

“阿哥生来笑洋洋,可比北港妈祖娘,

摘要:钟肇政是台湾乡土文学“承前启后”的小说大家。他的作品以独特的客家生活经验的展示和乡土情怀的抒发著称。其中《台湾人三部曲》的第一部《沉沦》,通过客家观念的融入、客家民俗场景的展现和客家词汇的使用,展示了客家人爱土爱乡、生生不息的精神。《沉沦》对于台湾客家人客家意识的提升和客家文学在台湾文坛的彰显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

上一篇:第一套壮族作家丛书专家座谈会在京召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