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会计救秦叔宝 黄河口戏战魏文通

 新葡亰小说     |      2019-12-06 07:33

第四十六回英雄会计救秦叔宝黄河口戏战魏文通

第四十八回程咬金丑扮花刀帅单雄信力战靠山王

新葡亰平台游戏网址,上回书正说魏文通单人独骑追上了秦琼。秦琼心说:坏了,八成是杨林到潼关啦!魏文通这匹马是匹宝马,名字叫紫电喷云兽。秦琼不站住,魏文通一催坐下马,这马就放开了步儿,真是奔走如飞。秦琼坐下的黄骠马虽说是也饮了、也喂了,可是比较起来仍然跑得不很快。眼看要把秦琼追上啦,魏文通说:秦琼,你站住,我有话讲。你如不站住,可别说我是斜肩带背给你一刀。秦琼回头一看,相离只有十数丈远了,心想:唉,我跑什么呀!追我者就是魏文通一人。都说他是个名将,号称花刀帅,我有家传这对瓦面金装锏,倒要尝试尝试他是怎么个厉害法。越想越对,这才扣镫勒马,折回头来,伸手在铁过梁上摘下了双锏,面西而立。魏文通也勒住坐骑。秦琼说:啊,魏帅,我已说过啦,不要往下再送啦。常言道,送君千里终有一别,你请回关吧!魏文通怒气冲冲说道:大胆的反叛秦琼!休要花言巧语了,你不但蒙了靠山王,到潼关也把我蒙了。要依我说,你好好的跟我回去,王爷决不能杀你。你如果不听,那你是自找其祸!秦琼哈哈一笑,说:魏帅,我秦琼不是三岁孩童,你叫我回去我就回去了吗?我闻听说人称你花刀帅,我今天要尝一尝你的花刀。嘿!今天你是自寻苦恼,既然如此,你就撒马来战。魏文通将话说完,马往上一拱裆,搬刀头,献刀纂,冲着秦琼面门一点。秦琼用双锏朝上往右边一挂,将刀纂挂出去。魏文通顺着秦琼这一挂的劲,一抡刀,这叫云盘式。刀头奔秦琼的左肩头来了,秦琼用双锏又往左边一磕,将刀头给磕回去。在这个时候,走马冲锋错镫,魏文通马抢上风头,用左手推后把的刀纂,往右肋下一掖,右手献刀头照着秦琼的后脖项砍来了。秦琼觉着刀头挂的风奔自己后脖项来啦,紧跟着一矬身,说时迟,那时快,就听哧的一声,刀头将头上的雉尾削去一截。秦琼吓了一身冷汗,心说:好险!不愧他叫花刀帅,刀法真好!干脆我转着弯儿快跑吧!再打我还得吃亏。秦琼一裹马镫,拨马头下了大道。魏文通将马拨回来往西一看,秦琼没有了。兜回马头来一望,见秦琼下了大道坎儿,绕树林往东跑下去了。魏文通这个气可就大了,心说:你还跑得了吗!一催马往东就追下来了。秦琼往东跑,跑着跑着顺着大道往南拐,忽听有人喊秦二哥。秦琼抬头一看,非是别人,原来是齐彪齐国远、李豹李如珪。

上回书正说到徐茂功出主意叫程咬金去照办。老程来到西厢房,叫人给魏文通的盔铠甲胄全都去掉,又叫了好几十人来,手拿军刃围着他。把魏文通按在当地,用一根木杠子轧住他的腿弯子,一边坐两个人一压。另有人攥着他的胳膊,按着膀子。老程又叫人把胭脂粉拿过来。魏文通不知老程是什么意思,就说:蓝脸的,你姓什么?要把你家帅爷怎么样?小子,要问我呀?听我告诉你。你知道有个劫皇杠的程咬金吗?那就是我。今天我给你捯饰捯饰。老程说着,用左手把魏文通左边的这一绺胡子捋住了,挽在右手上,两手攥住了说:老魏呀,我就问你降不降?我不降!小子,你甭降了!说完,双手用力往下一拽,就听噗的一声,大家伙一瞧,敢情是活拔毛呀!当时就把胡子揪下一绺来,成了半边俏啦!就见肉皮上往出冒血珠儿,魏文通疼得哇呀呀地怪叫,不住破口大骂:程咬金,你好大胆子!老程说:哼!胆子小,也不敢来伺候帅爷您了!说着,又把右边这绺胡子给挽住了,还问:你降不降?不能降!又用力一拽,噗的一声,大家伙一看这个乐,半边俏也没了,就剩当中一绺,成了山羊啦!最后,老程又挽住了当中这绺,老程说:干脆,你也甭降了!又一拽,噗的一声,大家伙一瞧说:哎,魏老帅年轻啦!把胡子都混没啦!老程揪光了胡子,又把铅粉调好了,把粉往魏文通脸上足给他一抹,抹匀了之后,老程说:你们看,这小子好看了吧?大家伙说:倒是白净多了!老程又拿过红胭脂来,蘸上水,往他脸蛋儿上一抹,又在眉攒当中抹了个大红点,就说:你们看,这个点儿红,就表示这位大姑娘还没出阁哪!魏文通简直要气死,想挣扎又动弹不了。老程又把魏文通的头发打开,给他梳了个大抓髻,把绒花绢花等拿过来往他头上这么一插,还给他换上一身大红缎子的裤袄,给他穿上两只大红抹子鞋,腰上给他系了一条绿绸子汗巾。给他换好之后,拧二臂,倒背着给捆结实了。然后叫人推推搡搡地把他带到北屋大厅上。众人一看魏文通的怪样子,全都乐得喘不上气来啦。老程说:诸位上眼看,打扮得怎么样?大家齐说好。徐茂功说:怎么说非我四弟不可哪!换个别人打扮不出这样来。老程说:是呀,这德全让我替你缺啦!这时候魏文通是羞臊满面,紧低着头,恨不能把脑袋扎到裆里去。徐茂功吩咐把魏文通先推下去,然后说:侯君集、尚怀忠、袁天虎、李成龙、丁天庆、盛彦师,你们哥儿六位要押着魏文通,把他送回潼关。说完,又把侯君集叫过来,另外嘱咐了几句言语,哥儿六个一齐说:谨遵三哥之命!等侯君集等下去后,秦琼就问:三弟,把魏文通送回去是什么用意呢?我把魏文通丑扮成这样,能把老杨林气死!魏文通他羞愤难当,也活不成!他俩一死,潼关是垂手可得,这叫一举三得。秦琼听后连声说好,大家以都说这计策真高。

英雄会的这两位英雄因何来到呢?在贾家楼书中结尾也曾表过,自从按徐茂功布置劫牢反狱、火烧官衙、大败了唐璧以后,各路英雄一批一批的都回到大羊山。这时候,附近各山各寨的绿林英雄见到单雄信的令箭,也都各领人马纷纷来到大羊山。英雄会的首领徐茂功见调来的人马已经不下十万之众了,就跟众人说:大羊山不是久居之地,不如乘胜进兵打潼关,要将潼关得过来,长安城也就如在掌握了。大家听了,异口同声说好。众人商量已定,放弃了大羊山,放火烧毁山寨,携带着家眷,大队人马直奔潼关走下来了。一路上英雄会是公买公卖,到处收粮,出大价钱购买,供英雄会食用。好在有劫来的这份皇杠,六十四万现金,可以作为军饷。晓行夜宿非只一日,这一天,已然离潼关有七、八十里地了。

到了次日,侯君集等哥儿六个,带着儿个兵丁,套了一辆大车,把魏文通放在车上,押着走下来了。一路上无书,过了黄河,己然离潼关不远了,就把魏文通按到车厢里,腿给捆上,嘴里填了好些碎布。又在本地买了几百斤干草,往车上一装,装得是特别高,用绳子把车煞结实了。侯君集让尚怀忠等五人远远跟在车后。他自己穿着一身灰土布的裤褂,还是左大襟儿,戴着一顶随风倒的帽子,腰里系着一根麻绳,搬尖大叶帮靸鞋,是个农夫的打扮。手摇着皮鞭子,嘚儿吆喝地赶着车,直奔潼关来了。到了潼关,侯君集让大家埋伏在城外,独自一人,赶着车进城,来到帅府门前,吁的一声把车停住,用河南话向里边一喊:送草来啦!府门上有四个把门的兵丁,其中有一个人过来就问:嘿嘿嘿,你这儿喊什么?谁要草啦?谁要草啦!盐打怎么咸,醋打怎么酸,我要不说清楚了,你老明白吗?你那叫废话,干脆你说吧!你们这儿的大帅叫魏文通对吧?啊,不错。奉了靠山王的命令,追赶反叛秦琼对吧?啊,越说越对。还怎么样?路过我们那个村里头,看见村里垛着不少干草,你们大帅说咧,先让我给送一车来,如果牲口吃着好,这个买卖可就交长了,可就拉了主顾了。如果吃着不好的话,那可就砂锅砸蒜,一锤子买卖了。你老明白吧?四个兵一听,这才明白。有个兵丁就问:草钱给了没有?草钱不忙,我还跟你说,你老看这草,又细、又干、又柔软,喂牲口正相宜。这个买卖管保交长了,草钱以后一块儿算得了。劳你老大驾,替我回禀王爷一声,我跟他要个酒钱吧!好,你候着,我到里头给你言语一声。这个兵丁进了帅府,去见杨林回禀。

大队正往前走,见前面有一单人独骑,跑得慌慌张张。此人非是别人,正是上官狄由潼关走下来了。上官狄正往前走,忽见对面人声呐喊,抬头一看,见一队人马打着大红旗,上绣金字:山东英雄会。上官狄想,要是我秦二哥这一帮盟兄弟来到,我们哥儿俩可就有了救星啦!他这才马走如飞,迎到队伍前面,下马道辛苦,一问当兵的,才知真是英雄会来到。上官狄说:诸位您给报告一声,就提我叫上官狄,你们英雄会里的尤俊达,那是我的表兄。当兵的一听,不是外人喽,这才到后队报告众英雄。大伙儿急忙来到前面。尤俊达见着了上官狄,给大家引见了,大家口称上官爷,问他的来历,因何走出潼关?上官狄这才把三挡杨林、诈潼关的事情,对大家一说。又跟着说:诸位哥哥,你们赶紧准备援救我秦二哥。徐茂功说:据我想,上官弟和二哥是猛鸡夺粟诈出了潼关,杨林一到,魏文通他为了赎罪,必然追下二哥来。众位兄弟,听我派遣。徐茂功说完,叫过八个人来,附耳嘱咐了一番诱敌之计。众人又问:三哥,咱们全队人马怎么办呢?徐茂功说:咱们全军暂时先过黄河,正南有座金堤关,设法过了此关,暂择一踏足之地。大家伙一听,全都佩服徐茂功的调遣,大队人马连上官狄在内,一齐往南过黄河打金堤关去了。

话说杨林,自打魏文通追赶秦琼,一两天没见回来,很是不放心,心说:魏文通怎么也不回来啦?也许被秦琼给打死了吧!又一想:不能,文通的能耐比秦琼强得多。正在大厅上思想这回事,忽然有兵丁进来,将外头送草的事对杨林一说。杨林说:嘿,要说文通忠心为国,实在不假。虽说有急事在身,还处处为全军准备粮草!来人哪,赏给送草的一两银子。有人取出一两银子来,交给这个兵了。兵丁出府,就对侯君集说:赶车的,王爷赏你一两银子的酒钱。侯君集接过来说:我给你老道谢啦!劳你几位驾呀,帮忙给卸一卸吧,我拐弯出出恭去。你可快回来,我们人多,说话就卸完。是啦,没错啦!侯君集明着出恭,暗中跑出了潼关,会合了众人就回金堤关啦。

再说这留下的八个人,按着徐茂功的吩咐行事。头一阵就是齐彪、李豹,哥儿俩在西上坡儿等着,商量怎么跟魏文通耍骨头,怎么吓唬他。齐彪他原使一双镔铁锤。李豹他原使一条镔铁槍。这两个人原是大羊山的寨主,都长得又高又大,又好诙谐。他们每次劫夺官员的时候,就没使过真军刃。说齐彪吧,老使一对镔铁轧油锤,比八仙桌都大一号,锃光瓦亮,这锤是死瓜膛的吗?不是,细打听呀,是空膛儿的木头锤,外面抹黑漆。李豹呢,使一条假槍,够两丈七长,这槍不是铁槍,原来是一根大杉篙抹黑漆,头里安上个似槍头。放着真军刃不使,为什么使假的呢?因为这两个人藐视隋朝官府人员,他说这个隋朝的文官、武将不是人情货,就是拿钱买来的,还有什么能耐!用真的不值当的,用这假的一吓唬他们,就得扔下行李财物开跑。也别说这两个人蒙事,每次遇见隋朝的官员们,真就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今天这两个人还想用这假锤、假槍吓唬魏文通。俩人正在说着,见正北秦琼来了,喊了声秦二哥,跑下坡儿来,上前抱拳拱手说:二哥,我们哥儿俩给您行礼。秦琼扣镫停马说:哎呀,二位兄弟,你们因何来到?齐彪说:二哥,您快走肥,您往南过黄河,按站有人接应您。魏文通这小子您交给我们啦!秦琼说:二位贤弟,你们别拿他不当事,可要多加小心!二人齐说:二哥,您放心吧!快走您的。秦琼往南走下去了。齐彪、李豹催开了马往正北迎上来了。

再说这几个兵丁,把车上的绳扣儿解开,一卸这草,卸来卸去都快卸完啦,猛然瞧见车厢里去躺着个大美人,众人当时就愣啦!有一个兵丁看出来啦,原来是魏文通,忙说:诸位,你们看这五官像貌,这不是咱们元帅吗!大家这才明白,顿时忙乱起来,赶紧把魏文通身上捆着的绳儿解开,塞在口里的破布给掏出来,魏文通哇哇地呕吐了半天,这才哎呀出来。众人忙把他搀起来,也不敢问他是怎么回事。魏文通下了大车就说:来人,赶紧抓住那个赶车的!兵丁们四下里寻找,早就没影儿啦。魏文通这才进府,往大厅上走。杨林一看,走进一个大美人来,心里轰的一下子!忙站起来注目观看。不只杨林一惊,两旁的十二家太保也是一惊。魏文通进厅来是嚎陶大哭,说:卑职魏文通见过王爷。他说出话来,大家伙才知道是魏元帅。杨林说:文通,你先坐下。因何如此狼狈?文通落座,这才将一路之上怎样追秦琼,怎样被英雄会的人戏耍,黄河口被擒,丢金堤关,以及怎样被程咬金等人扮成美人等等经过,详细地向杨林说了一遍。杨林一听,当时呀的一声,就气愣在那儿啦。魏文通又跟着说:王爷,我受了这样的侮辱,还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杨林愣着愣着,眼珠儿乱转,忽然他是敞腹大笑。魏文通一见,这气就大啦!心说:我心里这么难受,他反倒乐起来啦!这是什么意思?就听杨林说:文通啊,你要让响马们杀你,他们不但不杀你,反倒给你打扮成美人送回潼关,你明白他们的意思吗?王爷,我不明白。嘿,可叹你枉做潼关大帅!这叫做一计害三贤,你还不知道吗?他们准知本爵性如烈火,要把我气死,要把你羞死、臊死,这样一来,潼关是不攻自破。非是为王说句大话,我用兵多年,身经百战,这个计策,他们那叫班门弄斧!哎呀!经王爷这一解释,卑职恍然大悟,对,是贼人的计策!再跟你说,你还别轻视响马,他们那里有才能之士,要不然使不出这个计策来。你先到后面洗脸更衣,我必然为你报仇雪耻。

再说魏文通,往正南拐过弯来,秦琼跑远了,见有二将迎上来。临近一瞧,就见头里这个大将,跳下马身高过丈,体格魁梧,头戴青铜盔,身披锁子连环青铜甲,大红中衣,厚底靴子。往脸上看,头如麦斗,黑洼洼的一张脸,花儿绞的狮子眉,二目銮铃相似,黑眼珠多,白眼珠少,塌鼻梁,翻鼻孔,火盆大口,大耳相称,连鬓络腮的短钢髯,凶似瘟神、猛若太岁一般。胯下一匹黑马。再一看掌中这对军刃,魏文通心说:嗬!真是可以,原来是一对镔铁轧油锤,这个锤呀,真是出了号啦!再看后头那匹马上是个黄脸的,也是那么大的个子,凶猛的象貌。再看他手中这条槍,真有两丈多长,根底下特别粗,两只手掐不过来,在手掌上托着。这黑脸的来在魏文通面前,扣镫勒马,说:小子,站住!魏文通一听这黑脸的嗓音如雷,也就急忙站住。就问道:为什么挡住我的去路?你是做什么的?齐彪说:小子,你不是守潼关的小魏吗?魏文通这个气,心说:他怎么知道我是潼关大帅呢?听他说话的口气不小哇!就说:啊,正是你家帅爷。呸!敢在你黑爷爷面前充帅爷,你的胆子不小哇!我对你实说了吧,你追那黄脸的是我们秦二哥,你是追不上了。依我良言相劝,你赶快回去吧,你要是执意不肯,小魏呀!今天你是死在眼前!啊!秦琼既是你二哥,当然你们是同党啦。你们两个人赶紧躲开,我不跟你们呕气。你们如若不听,可知本帅的大刀厉害!嘿嘿!小魏啊,你是活腻啦!不就你这口刀吗,再瞧瞧我的军刃,慢说是打,就是我这一锤砸下去,你就得刀折、人死、马塌架。小子,你是以卵投石!魏文通冲着他这对锤端详了会子,心中暗想:他这对锤出了号啦!要是死瓜膛的话,不要说他身高过丈,就算他身高三丈八,也使不动这么重的锤。八成儿是空膛锤蒙事吧?想到这里,就说:响马,你既然拦住了我的去路,你就撒马来战。小魏呀!你别以为我这锤是空膛的,你爷爷的外号叫大力神,我这锤是死瓜膛的,一锤你准死!我死了认命,你撒马来战!后头李豹说:哥哥,跟他费什么话,拿锤砸他!齐彪说:对,小子你看锤!随说着,马就顶上来啦。双锤抡起来,抢一个先手招,照魏文通头顶砸下来了。魏文通见锤砸下来,往里手一裹镫,没敢拿刀杆架锤,他躲开左手锤,用刀头接齐彪的右手锤。他为什么这么慎重呢?他恐怕万一足死瓜膛的,那就活不了啦!再说刀头往上一找这锤,耳轮就听噗的一声,木头锤碎啦,掉下一半来。齐彪哇呀一声,说:嘿,锤变成炒杓啦!我也不要了。齐彪把半个破锤也扔了。二马冲锋过镫,不容魏文通回身反背用刀砍齐彪,迎面这黄脸的手托着两丈七长的大槍,就照着魏文通扎来啦。魏文通简直要给气坏了。就听这黄脸的说:好小子,看槍!魏文通心说:这锤是假的,槍也真不了。这时他往外掰镫,立刀用力一挂。耳轮就听喀嚓一声,他这气越发的大啦。怎么?杉篙折了!李豹说:哇呀呀杉篙折了,我也不要了!把半截杉篙扔了,没容二马错镫,往外首掰镫,拨马就跑,一边跑一边还嚷:齐大哥,我往东跑啦!就听齐彪说:兄弟,我往西跑啦!魏文通心说:一个往东,一个往西,我要追东边这个,西边这个跑啦,我要追西边这个,东边这个地啦!又一想:我就算拿住一个又怎么样啊!靠山王命我拿秦琼是正事,秦琼可往正南了,我还是追秦琼的对。想到这儿,魏文通的马又往正南追下来了!

魏文通到后面更衣,一会儿的工夫又回到了大厅,二次向杨林行礼,问道:王爷,您怎样替我报仇雪耻哪?我问你,你这儿有多少人马?我这儿有三军人马。你传令给我拨出一军人马,我率领着去夺金堤,别看他们这么反,声势浩大,也无非是乌合之众。只要我一到,就凭这对囚龙棒,就得打他个四散开花,死、走、逃、亡!请问王爷,您几时发兵?哎,这事不宜迟,我这就走。你传命令给我调兵去,我早到金堤关,这事也早就完了。魏文通听罢不敢怠慢,急忙去到校军场调队,凑齐了一军人马。原来这一军人马共分前后左右中五营,每营两千五百人,各分为二十四哨。人数是一万二千五百人。全军调整齐毕,准备好粮草,魏文通这才进帅府报告杨林。杨林全身披挂整齐,吩咐备马,十二家太保齐说:爹爹,孩儿们随爹爹前往。哼!不必啦!就你们这个能耐,没有多大用处!也不过彩上飞金是个配搭,你们就在潼关等候我吧。众太保连连答应,心说:不让我们去,我们更求之不得哪!杨林出府上马,大家伙送出关外,全军大队人马直奔金堤关走下来了。无非是晓行夜宿,饥餐渴饮,这一日来到金堤关的正北,安营下寨,支帐篷,扯辕门,立木栅,插鹿砦,单等与英雄会会战。

上一篇:截然不同造句七则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