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过了流年追

 新葡亰小说     |      2020-04-06 12:28

  【始】

  南街163号,有一家咖啡店——极凉。在那里,我听了店主讲了一个故事。

  极凉,极凉,我那时的心真的是凉透了。她说。

 

  【青葱】

  『我叫饶雪婷,年芳十八,正值青春期年华。

图片 1

  某年某月某日某时某刻,我向我的青梅竹马表了白。

  时间真是闹心,我也是记不清什么那个曾经让我心差点跳停的的时候了。

  嗯……大概是下午,我在大学的枫林里面表了白。真的是年少无知,身为新生的我不知道枫林里会有老师,结果就被抓去教育了一番,连结果都没听到就和竹马分开了。

  喂!好歹让我知道是接受还是不接受啊……』

 

  咖啡店布置的很温馨,与名字一点也不符。云城想,如果是夏天,一定有很多客人。

  店主问,为什么?

  云城说,因为名字听起来就很凉快。

  她无言以对。

  她真的不在乎那段记忆了,起码她不会再苦着脸去和别人讨论这个店名了。店主想。

  店主双手捂着热腾腾的热可可,轻抿了一口,舒服的眯起了眼睛,梨涡点缀在粉嫩的脸上。

  我当时很傻,就是喜欢他,喜欢了十年之久。店主说。

 

  【旧伤】

  『我猛地打开大门,不管外面的倾盆大雨,就这样冲出了家门。

图片 2

  “云轩!云轩!”我跑在雨中,在那个公园里寻找他的影子。他每次不高兴就会来这里的,这次一定可以找到的。

  云轩……我从未见过他那么绝望的样子,在窗台下见到他冲出门时,我简直吓坏了。

  他背靠在石椅上,雨点顺着脸颊滑落,碎发从额前滑落,与平时的整洁不同,他显得狼狈多了。

  “云轩……”我小心地呼唤着。

  他听到了我的声音,微微愣了一会,而后无力地倒在了石椅上。』

 

  店主讲述这一段时声音有点哽咽,以至于她几乎说不下去了。

  云城想,也许苦难要开始了。

  她用小勺轻轻搅拌着杯里的卡布奇诺,闻着淡淡的香味夹杂着的苦涩,竟微微笑了。

  最后,我又向他表白了一次。她说。

  成了吗?云城问。

  嗯,他答应了。她喝下一口咖啡后说。

  云城一直低着头,等待着她说下一句话,两人却长久的沉默了。

  后来他一声不响的离开了。店主突然说道。

  这下真的沉默了,直到离去,他似乎看到了她的眼里泛着泪花。

 

  【离开】

  『我大三了,而云轩毕业了。

  他妈妈身体不好,奶奶又有心脏病,他没有爸爸,所以家里只有他一个人撑着。他很累,却从没有抱怨过。

  直到有一天,我一如既往的去给他们家送汤,在他们家门口,我只看到了一张纸。

  上面的字很好看,我很喜欢,它的主人我也很喜欢,可是内容几近让我疯狂。他说,雪婷,我离开了,对不起。

  我当时疯了,丢下汤就去问妈妈,问云轩他们去哪了……

  前些天离开了。妈妈是这样回答的。

  我冲出家门,而妈妈在后面喊着,雪婷,你去哪里!

  我跑到半路,站在路上喘息着,泪水夺眶而出。

  云轩!云轩!你不是答应我的吗!你怎么可以说对不起!

  ……』

 

  其实,我后来才知道,他奶奶的心脏病犯了,没有钱来医治。而不久前,他妈妈想要与他那个几乎陌生的父亲复婚。他不同意,却因为奶奶的病屈服了。

  他去了英国,去见他的父亲,也为了治奶奶的病。她平静的叙述着,早已没了之前的感伤,她好像已经理解了当时他的对不起。

图片 3

  他叫顾云轩,我爱过的人。她最后这样结束了这个故事。

  爱过?为什么还要去强迫自己。云城问。

  我不想忘了他,即使我忘了,在这个世界上也有人帮我记住这个故事。她回答。

  云城踏出咖啡店,重新看了一眼“极凉”,手中抽出一封信封。

  一封给饶雪婷的信。

  一封顾云轩给饶雪婷的信。

  一封顾云轩给饶雪婷的最后的信。

 

  【回首】

  他叫顾云城,一个有着轻微自闭症的少年。

  也许是父亲太过冷淡他,让他有了阴影。医生是这样说,可谁又知道。至少顾云城觉得他只不过是不想和别人说话罢了。

  他的好奇心极低,对周围都不在乎,而至今让他惊动的只有两件事。

  ——顾云轩第一次来到他面前,露出了一个难看极了的笑容。

  ——顾云轩躺在病床上,继续扯出一个难看极了的笑容。

  “真的那么丑吗?”顾云轩缓缓起身,而一旁的顾云城习惯的将他的枕头垫在顾云轩的身后。

  “丑死了。”顾云城面不改色的说着。

  “我想我真的要死了。”顾云轩突然说道。

  “你……”顾云城看着他这个样子,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还是沉默吧。

  “帮我做一件事好吗?”顾云轩说着,从床头的抽屉抽出一封信交给顾云城。

  “帮我给一个女孩,她叫饶雪婷……”

  ……

  从他进“极凉”,到最后推开玻璃门,他都没有将信拿出来,而是将它撕碎,扔进了垃圾桶。

  因为,顾云轩和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是,如果她不在意了,就让她忘了我吧。

  而出店门前,饶雪婷对他说,你也许是听我最后讲述这个故事的人了,因为我找到了那个陪我一生的人了。

 

 

  【后记】

  她是饶雪婷,他是顾云轩,他是顾云城。

  饶雪婷和顾云轩是青梅竹马,饶雪婷喜欢顾云轩。

  顾云轩是顾云城的哥哥,顾云城是顾云轩的弟弟。

上一篇:一朵花椰菜的等待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