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夜那么殇

 新葡亰诗词歌赋     |      2020-03-16 18:37

  我的精灵你在哪里

        天黑的时候,湖堰边始终都能看到一抹忧郁的身影夕夜里,幽月下,那么殇。

  我的内心一遍遍这样的呼吁

        我怀念的那段时光,就像这面前的溪流,涓涓而回,荡漾我的心怀。溪湖迎面而来的夜风,拂过了眼角的沧桑,荡起了离人杨柳回肠。脑海里,流年往事不住流淌。那些年,那些月,那些天,怎么那么殇……

  我攀山涉水东奔西走遍地的将你寻觅

        我所有过的恋想,仿若星辰,可望而不可即。想要抓住的点点滴滴,却是一丝丝忧伤,更是一缕缕彷徨。它又滑过了我的指尖,跃上了我的耳畔,幻化成了微鬓双双。黑夜里,流萤扬起的夜舞,痴狂着黑夜的痴狂。那一揩揩荧光,那一幕幕痴狂,陪伴着黑夜,荡气回肠。夜,那么殇……

  你就在我的心里我繁杂复合的世界里

        空灵的月色扬起的忧伤夜曲,蔓延给了夕夜。夕夜的精灵,窃窃私语,不住的藏匿,却也逃不出夕夜的耳迈。细数的一段段伤心往事,泪别的一次次离人回眸,就在这夕夜的泪光里,在幽月的陪衬下,闪耀着耀眼的芒光。那么伤,那么殇……

  他们那么动荡如无数次的流星和哈雷彗星的滑落和闪过

         明月难安详,夜舞断肠。谁愿言彷徨?夜风清晓泪,人心悲怆。夕夜那么伤,那么殇……

  微波涟漪和波涛的海浪

  如海明威笔下的老人驾一叶小舟于辽远的大海

  我漂浮着随风和水而浪迹

  我的精灵你在哪里在我的头顶之上

  总是萦绕着冥冥之中的呼唤的光芒

  我向神祗的福祉奔去

  可我单只的桨只有残存的微薄之力

  只想做我自己那是一个生的世界里痴狂的强者

  没有健壮的体躯

  但我的灵注满了原子核裂变般的爆炸力

  轰然的巨响蘑菇云蔽日遮天

  我的精灵是谁把你隐匿四十年的长河里我们一直都在一起

  你那么的光芒万丈

  我粗陋的外表随着你的脚直上九霄

  但你那么玄妙我浅陋的思维无法跟随你的足迹

  你逍遥进了崇山峻岭

  留下我缭绕于深林迷雾里

  寻觅了好久累了好想你

上一篇:夏夜的暴风雨 下一篇:没有了